博天堂918官网
您当前的位置: > 博天堂918官网 >

天堂里的母亲可安好? ——写给母亲的信

编辑: 时间:2019-11-09 浏览:194

  今天是你离开我们整一年了的日子。去年的十一月七日,是立冬节气,这一天,你撒手人寰,离我们远去,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母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

  母亲,作为您的儿子,我知道,您是多么舍不得离开我们啊,我们是多么舍不得您走啊!人世间,最大的痛苦,莫过于亲人生离死别,莫过于母子骨肉分割。母亲,您这一走,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,我们阴阳两隔,思念的泪水,从您生活劳作了一辈子的江中之岛黑沙洲,一直顺流而下,流到了扬子江畔。今天,您的儿女从四面八方,来到您的身边,深情地缅怀您,追思您。母亲,尽管我知道这是一封无法寄出的信,但我会将这封信化作纸钱,祭奠对您的哀思,我们真的好想您,母亲!

  母亲,您告诉我们,每到立冬节气,就喻示着寒冷的冬天将要来临,至今我们记忆犹新,刻骨铭心。去年的那个立冬日,母亲您与我们永别了,我们才真正感受到了冬天的冷漠和无情,我们最亲爱的母亲走了,我们的心像被锥子猛扎,疼痛难忍,寒心彻骨。母亲,您走后,我们好长时间难从悲伤的阴影中走出。这个敏感而又亲情的话题,既在心中盘绕,又小心翼翼地回避,唯恐一不小心触及,勾起悲恸的闸门,情感溃堤,悲伤不已。

  这一年,您的老伴,我们的老父亲,像丢了魂一样,无所适从,常常一个人黙黙地抽着香烟,低头不语,那缕缕升起的烟,是盘旋萦绕在心头的思念,怎么也挥不去,化不开。母亲,您可曾知道,您走以后,过了很长一段日子,我们的父亲才又开始了自己的行走,那是您在世时,父亲与您一同携手相伴的行走。洲头滩尾的芦苇可以作证,巍峨的江堤可以作证,田地上的庄稼可以作证。一年四季,父亲从不间断,一直坚持行走,行走在与你共同走过的乡间小路上。九旬的老父亲,白发苍苍,他是在用脚一寸又一寸地丈量着你们一生的爱情,用心一点一滴地与你一路同行。途中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叶,一池一水,父亲触景生情,睹物思人。母亲,您走以后,父亲好几次来看你,每次来见你,想起与你含辛茹苦拉扯五个儿女长大成人的种种不易,不禁老泪纵横,哽咽不止。父亲流着泪说:这辈子太亏欠你了,你吃了那么多的苦,得了那种病,没享受过一天!母亲,您走了,父亲不甘啊!

  这一年,母亲,您走后,可曾知道,儿女们是多么地想念您!我们总是压抑不住对您的思念和哀悼,总想与您见一面,和您说说话,再聆听您朴素的教诲和絮叨。您知道吗,姐姐由南京回到洲上,照顾年迈的父亲,几次梦里与您相见,泪水打湿了枕巾。有一次,姐姐在梦中得知您想她,第二天,姐姐姐夫就专程回南京看您,陪您说了半天话。姐姐瞒着老父亲,哭着对我们兄弟说,妈妈走了,妈妈想我们,托梦给我,妈妈是放心不下,舍不得我们啊!母亲啊,我们知道,您一直在关心我们,牵挂我们。母亲,我们长得再大,在您眼里,永远都是孩子。母亲,我们永远爱你!

  这一年,作为长子,大哥付出了很多,挤出很多时间和精力,为我们这个大家操持着。大哥说,一是为了请母亲您放心、安息,二是好好弥补这几十年来因工作繁忙,未能陪伴父母亲过一个大年三十而留下的遗憾。母亲,您一直以大哥为骄傲和荣光。大哥不但工作出色,也是一位孝子。家里家外,大哥让人尊重,口碑很好。母亲病重和弥留之际,大哥一直守在母亲身边。大哥从十五岁应征入伍离开家乡,离开母亲,母亲几乎是日思夜想,哭瞎了双眼。母亲走后,大哥悲痛万分,通宵守灵,一边简朴而有尊严地处理好母亲的后事,一边细心安排照顾好老父亲不出意外。送走母亲后,大哥重病了一场,在医院挂了一周的点滴。母亲走后,我们的老父亲由我们几个姐兄弟轮换照顾。虽然我们姐兄弟分居几个省份,但对父母的爱与孝顺,丝毫不减,并在我们的下一代身上得到了延续。我的哥嫂在这方面做得也很好。有一次,母亲的脚不慎被钉子扎伤后,我二嫂第一时间用嘴吸着伤口,令我们十分感动。大哥对我们兄弟说,母亲安葬在南京,我长年工作生活在这里,有我守护母亲,你们尽管放心!现在,父亲在宁生活,大哥一家总是陪同老父亲四处走走看看。父亲的生活过得充实,脸上便渐渐地有了笑容。母亲,您地下有知,该宽慰些吧?

  这一年,有无数个夜晚,我在梦中被惊醒,总是想起我和母亲团聚时的每一刻。我从部队转业到九江工作,虽然与母亲相聚时间短暂,但母子情深,每一个场景都清晰地映在我的脑海里,每一个细节都记录在我的文章里。从母亲患病、病危到弥留,以及逝世,我虽说很少陪伴在母亲身旁,但我每日每夜都是在牵挂和担忧的煎熬中度过。那时,我最害怕手机夜半骤然响起,心整天提到嗓子眼,总是祈祷母亲平安,心却又忐忑不安,惟恐不幸消息传来。那阵子,真是度日如年。这期间,我曾用一支秃笔,陆陆续续写下了大量有关母亲、有关亲情的散记,借以倾诉、排遣内心的积郁。从当兵出来至今,掰开手指头细数,近四十年里,我陪伴母亲还不足九十天。想到这,我的心痛楚不已,我悔恨自已没有更多地陪伴母亲,抱憾终身,以至常常暗自落泪。特别是母亲弥留之际,我不在您身边,没能见母亲最后一眼,当我从九江赶回千里之外的老家奔丧,凝视母亲遗像,我长跪不起,失声痛哭,泪流满面……

  母亲啊,您离开我已经整整一个年头了。可我觉得您一直就在我身边,每次我回老家,您还守在渡口等我回家。母亲,您知道这一年来,我是怎么过来的?您走了,我再也见不到您了,您到天堂那边了。母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好长时间,我和姐哥弟一样,深深地想念您。有一度,我异常敏感,只要提起母亲,就伤悲不已。我甚至怀疑那段时间自己是不是患有抑郁症?我只好拼命地工作,加班加点写文章,把自己的时间填塞得满满当当。可每当一个人面对这静静的世界时,思绪便如黑夜袭来,无法阻隔对母亲的怀念,不禁潸然泪下……

  母亲,今天是您的祭日,在您离开我们一周年之际,我含泪给您写这封信,写这篇祭文,我知道母亲您识不到字,但这是作为儿女的我们,表达对您的深切哀思,我会一个字、一个字地读给您听,你听到了吗,母亲?我们还知道,只要我们好好做人做事,好好生活,您在天堂便安好,便放心!

  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
  1、本网所载的文/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